【窮遊尼泊爾】Backpack in Nepal (四) 喜馬拉雅山




我不是想挑戰、也不是想征服,


我只想更接近、更貼近大自然一點。





寒冷的空氣穿過門縫直撲向我的臉頰,蜷曲在睡袋裡的身體還不想醒,還停留在昨夜山谷中的傳來的樂聲裡。


勉強鑽出睡袋,抓起手機一看,六點。用冰冷的腳趾尖踩過隔壁空床,掀開窗簾。


心臟像被搥了一下,腦袋瞬間清醒。 出現了! 雪山!雪山出現了!!


天空像被雨刷掃過,洗去昨日的霧氣與雲層。喜馬拉雅群峰中的Annapurna South直挺挺地出現在木造小窗格的一角。倒抽了一口氣,我像人生第一次看到下雪一般,興奮地叫起同房的旅伴,抓起了雪衣就衝往屋外。










 

Annapurna在梵語中意為「豐饒的食物」,這座山脈也象徵「豐收女神」,代表著孕育子女的母親,滋養萬物的大地之母。我懷抱著清晨的冷冽,坐在山屋的平台邊寫日記,凍僵的手指提醒著我海拔的高度。然而,抬頭一看,Annapurna依然遙遠地矗立在那個遙不可及的高度。


昨天夜裡,和一群尼泊爾挑夫嚮導們共宿在同一間旅社,靠著T的尼泊爾文和基本的英文,大家很快就打成一片。時值達善節慶典,當晚這個山中小城辦了一場「派對」。我們帶著頭燈,循著音樂來到小城裡的學校操場。







DJ敬業地使用簡陋的設備播放出各種震耳欲聾的音樂,尼泊爾青年男女舞動著身體,起先的英文歌曲還算熟悉,我們這群外國訪客很快就融入群眾。後來音樂逐漸變成尼泊爾歌曲,我只能說,尼泊爾音樂的tempo真的很難抓呀!

當地人陶醉地舞動著寶來烏式的舞步,而我們超想學卻都變成一種怪異到不行的扭動!舞池裡(也就是操場)有三歲的兒童不隨節拍衝來衝去,也有三五成群的年輕人圍成圈圈。嚮導們笑著說,這應該是the highest party in Nepal! [尼泊爾最高 (最嗨)的派對了!]




昨天一口氣上升了海拔一千公尺,今天的目標是八百公尺就好。



年輕嚮導們要帶隊,必須隨著他們的客人來配速;而挑伕們就不一樣了,由於背負著超過常人能耐的重量,這時速度就變得很重要,他們每人都腳程飛快,簡直不可思議。



一路上我們不斷和挑夫們上演追逐戰,一會兒我們超前,一會兒他們領先。每次的交錯我們都會列齒一笑,而追趕挑夫們也成為我前進的動力,我想見到我們新朋友!就算不太能溝通,看到他們的笑容我也開心。
尼泊爾嚮導與挑夫們 。同樂的山中小城夜晚

在一段陡直上坡的路段,我驚喜地發現那天遇到的印度女子,瘦弱的男子依然扛著巨大的背包,同時攙扶著她,一步一步緩慢地向前行。我走過他們身邊,告訴她加油,就快到了。

心裡閃過一絲「丈夫看起來也太瘦了吧,好像挑夫喔。」的想法。



往上攀升了一小段,我們遇到了一個印度男人,禮貌性的問候之後,男子突然往山下大吼。


「妳走快一點好不好!我已經等了兩個小時了!」



這時略微聽得懂印度文的T臉色一變,她告訴我們,原來這名印度男子才是印度女人的丈夫,扛著背包一路扶持的男子真的是挑夫!我看著眼前這個不耐煩的印度男子,心裡大大地震驚,那名挑夫的情操也太偉大了!挑夫明明可以快速前進,為自己爭取時間卸下肩上的重擔的,他一路伴隨著女子,酬勞也不會比較多啊?! 但他卻選擇一路攙扶著印度女人;而丈夫眼見著自己的妻子舉步維艱,卻可以自顧自往前行,甚至口出惡言。



挑夫與丈夫,這個畫面在我離開尼泊爾後依然久久揮之不去。





這對驚世夫妻實在是用"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來形容。像一般台灣歐巴桑是會很識相地向山神投降,選擇峇里島去SHOPPINGSPA。這大嬸勇氣可嘉但沒做好風險評估,以至於身體不斷背叛她的目標。

我們瘋狂臆測起她來爬山的動機,到底為何一個看起來一輩子跟征服大自然絕緣的女人會選擇來這荒郊野外折磨自己?
是征服大自然?
征服自己?
還是再次征服她的丈夫...?


從這對夫妻的互動當中,我暗自慶幸身為台灣輕熟女所擁有的尊嚴,平衡的兩性關係與健康的身體賜予我足夠的獨立自主,讓我盡情享受這自然與青春。





登頂的那天凌晨,通往山頂的路居然塞車了。



這個登山客聚集的季節,通往山頂的小徑上擠滿密密麻麻的山友。很難想像在凌晨三點,我會和這麼多人,一同讚嘆灑滿星星的天際。由於多了人聲和腳步聲,這次和美麗星空的相會,並沒有帶來足夠的感動。倒是一路上,我直直盯著北斗七星瞧,思緒飛回我的南非小部落,飛回那個我向Ngelengele解釋天體運行的夜晚,那個流星劃過天際的夜晚。






山巔寒冷地使人直打哆嗦,手指已經凍到幾乎失去知覺,冷冽的風不手軟地刮過每個人的肌膚,直到日出終於劈開了黑夜。


然而,這裡的重點不是日出,是那些迎向陽光、高聳直入天際的喜馬拉雅山脈。


不同以往地,我登頂,卻沒有俯瞰大地。這次我登頂,為的是仰望更高的天際線。


喜馬拉雅山脈像油畫般,映著金黃色的曙光,橫亙在仰角的視線中。腳下踩的山頂,只不過三千多公尺,在尼泊爾的標準裡,只能被稱作是「小丘」。我們待在山頂久久不捨離去,不捨離去這趟旅程中最接近山巒的一刻。










離開峰頂後的路途,喜馬拉雅山脈依然一路相隨,不管走到哪個村落,抬頭就可以見到山巒們的身影。我們死扒著挑夫和嚮導們,選擇同一間住所,雖然只是萍水相逢,但一股革命情感也悄然誕生。最重要的是,我們之間沒有利益關係,是純粹的友誼,是我在尼泊爾的城市中尋尋覓覓的那種關係。




那個傍晚,我們來到山中小城的至高點,啜飲一杯熱茶。


眼前的景色就如夢境一般,深山中的日落是粉紅色的,喜馬拉雅山脈聳立在雲層的上端,沉穩而平靜。


霧裊繞,寂靜而蒼茫。

欲辯已忘言。



[圖右] Machapuchre (fishtale)是一座從未被征服的山,不是因為世界上沒有登山家能征服他,是因為多年前,登山家們如此尊重當地文化,承諾絕不登頂,行至峰頂下五十公尺處便打住,留下這座尼泊爾人的聖山,「untouched」。


[窮遊尼泊爾]系列連結:

8 comments

  1. 真的好棒的~
    貼近這麼真的大自然.........

    ReplyDelete
    Replies
    1. 真的!有一種神奇近乎神秘的力量。:)

      Delete
  2. Replies
    1. Feel so lucky to have this kind of experience in my life. :)

      Delete
  3. 我來了! 好棒 有一天也要去:)

    ReplyDelete
  4. 您的文筆很棒喔! 請問去一趟尼泊爾的花費是多少? 最基本的開銷.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 :-)
      當時機票兩萬五 (十月是旅遊旺季) 半個多月其餘花費四萬多
      花費最高是額外的活動 : kayaking tour 三天含來回車票 美金200 , 滑翔翼三千或五千盧比, 入山證當場辦所以超貴(提早辦可便宜很多) 其他吃住我都選非常便宜的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