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印度一瞥:Kerala

「你去哪蜜月阿?」

「去印度背包客。」

前一個月才買好機票,起飛前兩天訂了第一晚的住宿,背上兩個背包,出發。

曾經聽人家說,去過印度的人,只分成兩種,一種是絕對不想再去,另一種是想要一去再去。

我大概是第二種人。

這次的印度背包客初體驗,沒有詐騙,沒有恐慌,沒有髒亂到讓人崩潰。
反而是大大的滿足於印度美食的層次,驚訝於印度人們的友善好客,滿足在印度人不吝給予的友善微笑中。

或許南印度沒有北印的旅遊金三角,沒有數不清的世界遺產。
但也沒有惡名昭彰的司機與髒汙的空氣,反而適合不一定要在世界景點打卡,願意不疾不徐體會當地風情的旅人。

南印度,我很喜歡。




印度曾經被稱為『背包客的大魔王』,經過多年終於下定決心來體驗這個終極試煉。
六年前在尼泊爾的美妙旅行體驗,雖然在最後上飛機前三小時食物中毒上吐下瀉......(因為這事件,才讓印度之旅暫延到今年才成行。完全是因為心理障礙太大。)
這次呢,可以算是相當平安順利,除了回國前三天中標,拉一次吐兩次發燒一次,病毒很俐落的兩天就拍手走人,讓我在印度的最後一天還可以繼續大吃咖哩。(笑)

這趟旅行就姑且定調為『萍水相逢』之旅吧!
選擇南印度,只有很簡單的一個理由,因為兩年前在阿根廷爬山時在山中認識了一個印度背包客。K是我們這幾年背包旅行中唯一相逢的印度旅人,相談甚歡一拍即合,而且他還是個瑜珈大師!

就這樣,我們毫不考慮地選擇了南印,而南印也完全沒有讓我們失望。

南印的民風純樸,不用擔心需要整天討價還價,也不用擔心人身安全。
路邊的居民會對你展露微笑,積極一點還會上前攀談,友善與單純,是我們的親身體驗。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食物真的好吃!
之前開玩笑地說如果可以在台北連吃一周的咖哩還很滿足的話,才要出發去印度。
沒想到,當時自己覺得一定沒辦法的事情,居然讓人意猶未盡,回台灣前還很怕再也吃不到這麼好吃的咖哩怎麼辦!


這趟南印之旅,很隨興。
前一個月才買好機票,起飛前兩天訂了第一晚的住宿,背上兩個背包,出發。
之後的旅程呢?到了當地到處問問,再隨心之所向而決定。


Fort Cochin,唯一值得紀錄的就是體驗了Ayurveda 印度傳統醫學精油按摩,但結論是沒有特別喜歡,或許是因為選的地點與美容師與期望中不同吧!



這幾年的旅程中,很多時候是住青年旅社,除了便宜之外,往往因為氛圍,可以認識有趣的旅人。
但近幾年來,比較少選擇這樣的住宿點,大概是因為老了吧(笑)。
但無論如何,制式化的飯店從來不是選項之一。

Munnar的樹屋,是本次旅程最棒的住宿點。(Kaivalyam Wellness Retreat)

成片的落地窗,窗外便是樹林。迎接我們起床的,是蟲鳴鳥叫,是微風與穿透樹林的晨光。
而伴隨我們入眠的,是蛙鳴蟬嘶,是大自然的懷抱。
晨間瑜珈就在半開放式的空間中進行,選在旭日東昇的日出時刻做瑜珈,太無懈可擊的場地了!




人生中第一次嘗試冥想,就在這個瑜珈與冥想的發源地。
山中的夜比想像中的還冷,躺在地上閉著雙眼仔細聽著老師的引導,將意念專注放在身體的不同部位。
深層的放鬆...
感受自我意識...
內心深處的平靜...

而正當我似乎逐漸開始隨著老師的引導進入狀況時,身邊突然傳出了一陣打呼聲.....
那個....隔壁的英國阿姨......你這樣對嗎



Munnar茶園,據說是少年Pi電影的拍攝場景之一喔!
在這趟茶園健走中與一對英國情侶萍水相逢相談甚歡,或許未來某一天可以在世界上某個角落再相逢。



在南印的其中一天,決定包下一艘船屋,在著名的backwater上行駛,聽從當地人建議前往觀光客較少的水域。
小船在平靜的水面中航行,水面上人煙稀少,彷彿只有我們徜徉其中。
落日時分,小船靠岸,船上的伙夫準備晚餐,我們散步在岸邊小村落。
一群年輕男孩們正激烈的踢場足球賽,幾位大叔也愜意的在散步,還有兩名少年在跑步訓練。







黃昏西下,我們正準備回到船上,剛剛交錯數次的跑步少年上前攀談。
「你們是哪裡人?」
「台灣。」
話夾子一開,便停不了了,聊了快兩小時,聊到船夫與廚子緊張的下船尋找我們,以為我們走失了。
從兩個印度少年開始,道別時約莫有八個印度人圍在身邊。
從前幾個月重創Kerala省的大水,到台灣地理,再到大聊印度政治與傳統文化。



其中一位與我同年的印度女子,徹底愛上我,她不會說英文一切靠少年們翻譯,熱情又可愛的她,除了整趟聊天過程中都黏在我身邊,並且不斷說我頭髮好香跟皮膚好白,同時小心翼翼用手指摸我的手臂,邀請我到她家用餐,最後還把我與她兩位女兒的合照當成了臉書封面。




印度少年問到台灣人都做什麼運動,我們說棒球籃球羽球....etc.
而印度少年馬上說:是Tai Tzu-ying嗎 ? (戴資穎)
我們驚訝地問說怎麼會知道?!原來是今年亞運女單冠亞,就是小戴跟印度選手爭冠,當時印度少年們很疑惑「Chinese Taipei」這個名稱,還上網查了一番。
想當然爾,接下來就是一系列解釋兩岸問題的時,這些年來已經練就英文與西文的精簡版本,遇到有疑惑的外國友人馬上解釋。

閒聊到這幾位印度少年有沒有女朋友,而其中一位膚色較白的少年說有(他20歲),並說他女友19歲,然後堅定地說他28歲時要娶她。我笑著說會不會太久之後,他說這次傳統,男人28歲結婚。
接著另外有位膚色極黑的少年說,我長這樣怎麼會有女友。
當時還沒意會過來,只鼓勵他說有天會遇到有緣人。
後來想想,原來他指的是他的膚色(他的種姓)。
在印度,種姓制度依然深植在人民的心中,這個三千年前就出現的制度,現在依然在印度流通著。

什麼時候,人類才不會因為膚色跟人種,產生偏見與歧視呢?




聊天的過程中,村落的小哥們,驕傲地說這個省分(Kerala)是識字率最高的,對婦女最友善,那些可怕的罪行都是來自北方。

離開南印度不到半個月,2019年1月1日,位於印度南端的Kerala省,有五百萬名女性組成了長達620公里的女人牆,在印度史無前例的女權運動。

Kerala省的識字率將近94%,為印度全國第一。
教育是扭轉一切不平等的根基,化知識為力量。

No comments